未分类

丝瓜视频懂你更多最新app下

() 冷哼一声,那位管事用着相当高傲的神情,斜眼看着人,完不理矮人演出的苦情戏码,说道:“省省吧,乡下来的魔法师。除了这四个还算稀有的矮人外,你还会有什么东西入得了我的眼。”说完,便即转身,同时说道:“假如你有考虑卖掉他们,那就再来谈吧。否则我建议你自己离开,省得自取其辱。”

听到有人大放厥词,两个学徒和几个被鄙视的矮人可是相当气愤。芬却是面无表情,就像是没听到一样。也许她真的是在神游物外,这种情况对这位前魔王大人还蛮常见的。至于跟对方有来有往的某人,则是无所谓的耸耸肩,没有多说什么。

带人来此的独眼族少女,倒是和众人一起同仇敌忾。朝着已经离开的管事方向,吐着舌头做鬼脸。

“那个讨厌鬼是谁呀?”哈露米问着这个刚认识的朋友。

“他是邵博侯爵众多的孩子之一,叫作托马斯?邵博。白蔷薇商会,邵博侯爵是主要赞助人之一。听说会派出一个孩子,来这里看管他们那一部分的产业,是因为他不受宠,被流放过来。不过在这里也没看过他做正经事的,就只有到处惹人厌。”

听起来毛尔吉特对那个贵族也相当不满。只是明明身为一个贵族,居然穿着对他们而言算是下人的管事服装,说起来那人的性格也还挺特别的。

加上独眼族少女的评论,让某人有种感受,正所谓十个纨裤九个装,还有一个活不长。某人在迷地,还真没看过几个身世很好,脑子很二的人。不过这类自以为是的聪明人,却很喜欢用居高临下的态度去试探别人。

就像刚刚发生不久,被芬扯掉一条手臂的人就可以归类在很倒霉的那种。在某人看来,那就是个想碰瓷,谁知道开车的人真的不管不顾,把人给辗过去,没死还打r档的那种倒霉鬼。

如今这一位,虽然不知道他刻意装成这副模样的理由是什么,但某人下意识的就想要远离这种人。这种心机太重的人,当朋友很累。别的不说,光讲这里是什么地方,魔法师协会比尔森区的区分会本部,学城,把这里比成一个国家的首都也不过份。有什么贵族的流放,是流放到一个可能比自己领地更繁荣的地方的?

所以某人有很大的把握,那个男人绝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。但越是如此,就越不想和那人打交道呀。

幸好不用听着几个少女跟矮人们抱怨太多,不一会儿,毛尔吉特带我们来所要见的正主应该是出现了。那是一位贵妇人,虽然两鬓有几缕白丝,但在简单的银饰衬托下,她那华贵的气质难以掩盖。得体的礼服,蓬松的裙摆,她一步步缓缓走着,便能不自觉地吸引众人的目光。

有些女人,老了就变形,有时还显得面目可憎。但有些女人,却是越陈越香。得要亲眼看过这样的人,才会明白‘风韵犹存’这个成语的含意。而眼前这位,就是有着这样的魅力。

夏日小院儿里的小妹妹

然而不等她走近,独眼族少女却是一个飞扑,扑进了那位贵妇人的怀里。像柔顺的小猫般,磨蹭撒娇着。“奥德丽夫人。好想妳,好想妳喔。”

“好了,不是昨天才见过面嘛。”这位贵妇人也相当熟练,像是在撸猫一样,拨弄少女那头杂乱的头发。

看着毛尔吉特一副满足的模样,自家两个却也是蠢蠢欲动了。不说两个将近十年没有享受过母爱的少女,就连某人自己都在想,被她这么撸着,应该会很舒服吧。

不过那些妄想终究没有实现。恰到好处地安抚了毛尔吉特,这位贵妇人也将住意力放回到几位客人身上。她屈膝行了一礼,说:“日安,诸位贵客。有什么我能为您服务的吗?”

用魔法师的礼仪回了一礼。考虑到自己对迷地贵族礼仪的不熟悉,为了避免闹出笑话,这算是最稳妥的做法了。不过某人的第一个问题,却是有点尖锐。他好奇地问道:“明明是贵族,也亲自操持买卖上的事情呀?”

“亡夫所留下来的家产,我就算不能让它增加,也不应该把它败光吧。至少在他留下的孩子成年之前,我能做的也只有尽力守护了。”

这位贵妇的回答中,可是包含太多讯息,让某人不由得干笑了几声。像是‘他’的孩子,而不是‘我’的孩子,这样的用字遣词差异中,就有太多可以玩味的地方。正是听出来了,也乱想了一堆,所以林有些尴尬。

妇人却是不以为意,说:“大门口这里可不是谈生意的地方,我们换另外一个地方吧。”说着,便让侍者引领众人来到商会内的招待室。她则是被独眼族少女挽着手,一起走着。

少女也像是炫耀般,展示着刚得到的眼镜,讲着她眼中所看到的新世界。而那些话,也让贵妇对这群陌生人多了点留意。魔法师除了是武力的保证外,对她这种人来说,魔法师还具备了另一项特质──商机。更不用说是时常创造奇迹的这位。

白蔷薇商会的招待室就像是一处酒吧,各种设施与设计的豪华程度,实在是某人来到迷地后首见。

招呼众人入座后,毛尔吉特才为众人正式介绍道:“在各位面前的是龙根山领地的主人,乐善好施的慈悲者,奥德丽?山陀尔女伯爵。”接着,她又转向另一个方向,说:“这几位是外地来的朋友,哈露米、卡雅,嗯……”

这个介绍到一半就卡壳的少女,实在是个不怎么称职的中间人。不过看着那副尴尬到快要哭出来的表情,众人也没打算继续为难她。几个好感度萌发的矮人则是抢先自我介绍着。当然头衔是一个比一个长,特别是那些让人搞不懂‘岩石救星’、‘和平武装破坏者’到底是啥玩意儿。

轮到芬时,她算是回过神了。略微一点头,只说了自己的名字。“芬?妮?提卡尔。”最后才是压轴——其实是站在横排队伍的最末一个,——的某人,他不打算跟矮人一样,替自己想一排又臭又长的头衔。只是简单地自我介绍道:“来自锡嘉区的魔法师,盖布拉许?崔普伍德。”

一听到这个名字,独眼族少女也不淡定了。她转头看向那个新认识朋友的老师,讶异地说道:“欸!你就是那个被悬赏xbarvbar基尔(15,000金)的魔法师。”发觉到自己好像是说到不该说的话,毛尔吉特连忙摀上自己的嘴。

虽然某人没有自己是什么有名人的自觉,但对于自己身分的曝光,林也不感到意外。就跟独眼族少女说漏嘴的话一样,已经被提高到一万五千枚金币的悬赏,在迷地对很多人来说,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数字,自然会让被悬赏的人得到很多‘关注’。

对此,林只是呵呵一笑,打趣反问:“是我没错。所以说,对那笔赏金有兴趣吗?”

独眼族少女的脑袋摇得跟铃鼓一样,眼前贵妇也是浅浅笑说:“我可不喜欢做人命的买卖,那对一个女人而言,太沉重了。”

“这可真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呀,看来我们的确有些买卖可以做。那么山陀尔伯爵……”

“请直接称呼我为奥德丽吧,我觉得我们应该可以成为不错的朋友。而且看来你是那种人呢。”

这话说的……某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。

看着林窘迫的姿态,奥德丽掩嘴轻笑了几声,说:“我的意思是指不太擅长聊天,很想直接切入正题,尽快把话说完之后去做自己的事情。很有魔法师的风格呢,不像是贵族。”

是指这一点呀。林松了口气,笑了笑说:“我一直认为闲聊是两个人都有闲的时候,才会去做的事情。假如对方正在忙的时候,却非得要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去占住别人的时间,那可就是罪过了,而且还容易招致怨恨。这点,我可是有切身之痛。毕竟时间就是金钱嘛。”

奥德丽闻言,眼睛一亮,说道:“时间就是金钱,嗯,真是个好句子。确实是如此,没错。”

“是吧,是吧。遇到那种只想把你抓着不放,讲一些闲话的大叔大婶,真的很叫人受不了呀。而那些跟你没关系的闲话,只会让人感到受不了;假如是有关系的,那就会让人感到尴尬;最痛苦的还是那些问问题的。”

“是这样没错呢。”奥德丽客套地说着。

“我还记得当初我最怕的,就是亲戚的三种套路呀。读什么学校呀,在哪里工作呀,有没有女朋友呀,看到一次就把同样的问题轮着问一次。每一回我都想说,婶婆,同样的回答我上一次才说过。从上一次到这一次也不过才三天的时间,就这三天,我会换一间学校吗?会换一个工作吗?有可能脱鲁吗?妳以为是三十年吗?……”某人像是打开了话匣子,自顾自的讲着。

这时招待室内的一群听众,默默地聚在一起,眉目传心。哈露米更是放低声量,细声说着:“偶尔会遇到这样的人呢。”

“是啊,这样的人呢。”卡雅应和着。然后众人偷偷地瞄着那位声称自己不擅长闲聊,但却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废话的男人。

Powered by: Wordpress